推荐资讯

还不好说呢只是个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

发布时间:2018-06-05 10:57 浏览:
你听说过叶南天吗?”魏老脸色一正,问道。
 
    “叶南天?燕京军区那个?”魏子卿歪着头,想了想道。
 
    “不错,正是他。你可能不知道,他也是一位武道绝巅的宗师。”魏老点点头道。
 
    “这怎么可能?”魏子卿一下嘴巴张的大大的,美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她虽然不是军人,但她父亲在军队中,她很多亲戚朋友都和军队有关,自然听说过叶南天的威名。
 
    叶南天!
 
    燕京军区少将,燕京军区特种大队总教官,一个真正的传奇人物。
 
    她几乎是从小听着叶南天的故事长大的。
 
    在故事里,叶南天几近不可战胜。
 
    传说他在东南亚雨林中只凭借一把匕首就击杀了越国一支全副武装的山地特种中队。
 
    传说他曾经一个人深入边疆,捣毁了一个分裂组织的基地。
 
    传说他训练出来的特种部队在历次大比武中都所向披靡,哪怕是和国外最顶尖的特种军队较量也不落下风。
 
    传说......
 
    他简直是战神的化身,一个人压的六大军区抬不起头。
 
    放在古代,这样的人物就是吕布、张飞一样万夫不当的猛将!
 
    “难道叶南天的那些故事都是真的?”魏子卿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爷爷。
 
    她本以为只是军队中人习惯吹牛,夸大其词罢了。正常人怎么可能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就杀掉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而且还是越国最精锐的山地特种部队精英?
 
    没想到魏傅重重额首道:“不但是真的,而且他比你想的还要强大。你知道的故事只是一小部分,他做到过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否则怎么叫‘国之干将’,怎么能压的其他军区抬不起头呢?”
 
    提到叶南天,连魏傅这样的英雄人物也不得不感慨万千。
 
    “武道宗师真有这般可怕?”魏子卿不愿相信,但连她爷爷都肯定了,她似乎不能不信了。
 
    以前她以为习武只是爷爷的愿望,跟着练好玩而已。她看不惯家中其他小辈那样花天酒地,宁愿陪着爷爷每天枯燥的练武也很有趣,至少能感觉到自己的长进。
 
    但爷爷现在告诉她,这世间存在以一敌百的武者,而且对抗的还是全副武装的特种兵。
 
    “单单武道宗师自然没这么可怕,但一个被国家全副武装的武道宗师就太可怕了。”魏傅幽幽的道。
 
    被他这一提醒,魏子卿猛地想到什么,心中不由寒意大生。
 
    假如化境宗师就能内劲护体硬扛手枪的话,那么穿上几层特制防弹衣,是不是能硬扛步枪甚至机关枪呢?这样的人物,在战场上快如奔马、来去如风,又不畏惧子弹,只怕一个人就可以媲美一支小规模特种部队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叶南天创造那些种种不可思议的奇迹,也就说得过去了。
 
    这样的存在,在战场上,就是一个纯粹的杀戮机器啊。
 
    “不但是叶南天,你还记得你萧哥哥家的武叔叔吗?”魏老似乎要打掉魏子卿的一切幻想,又说道。
 
    “嗯。”魏子卿略微有点羞涩的点点头。
 
    “他也是一位武道宗师。”魏老又丢下一枚重磅炸弹。
 
    这次,魏子卿终于彻底色变了。
------------
 
第十六章 高三开学
 
魏老年轻的时候参加革命,当时萧哥哥的爷爷就是他的首长。
 
    到了现在,魏老已经是开国将军,魏家在江北威名赫赫。而他的老领导地位自然更高,那是真正的大人物,跺跺脚华国震动的存在,哪怕如今已退下来多年,依旧有巨大的影响力。
 
    萧家在燕京也是顶级豪门。
 
    而她萧哥哥在燕京各大家族的二代三代里同样是翘楚级人物。
 
    她曾经还是小女孩时,被爷爷领着去拜望过老领导,见到萧哥哥在燕京是何等威风、一呼百应。从那时候,小姑娘心中就留下了萧哥哥的影子,到现在也没有淡忘。
 
    但哪怕以她萧哥哥的身份,见了萧老爷子身边那个沉默的中年人也得恭敬的称一声:
 
    “武叔叔。”
 
    “爷爷,您是想像萧家拉拢武叔叔那样拉拢那小子?”魏子卿似乎有点明白了魏傅的意思。
 
    可想而知那位武先生在萧家的地位是何等之高。
 
    “哈哈,你还是小瞧宗师了。”魏傅笑了笑,摇着头道。“老首长当年救过武先生一家的命,所以武先生才会待在萧家。否则以宗师的高傲,萧家地位再高也难留住他。”
 
    “这栋云雾山庄一号别墅,也只是交个好罢了。我们是他第一个接触到的家族,只要待之以诚,赢得一个武道宗师的友情,那就是万金不换了。”魏傅往躺椅上一靠,扇着纸扇,悠然自得,就像智珠在握的诸葛亮。
 
    魏子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她至今还不明白爷爷的打算,但总算是对陈凡有了个清晰认识。
 
    这个她一直看不顺眼的小子,竟然是一个让她父亲仰望、让她爷爷赞叹、让她最崇拜的萧哥哥也得恭敬对待的人物相同级别的存在。
 
    “况且他还那么年轻,有无限的可能。现在哪怕不如叶南天、武先生,但未来总有超过他们的一天。”魏傅长叹一声,似乎在感慨年轻人的朝气蓬勃。
 
    “爷爷,您说的是....神境?”魏子卿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如果化境宗师都这么可怕,那爷爷之前提到的神境是什么样?
 
    简直不敢想象,一个人对抗一支军队吗?
 
    “神境?”魏老哑然一笑,摇了摇头。“世间到底有没有神境,还不好说呢,只是个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远处的云雾山,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
 
    第二天,陈凡接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是姜初然打来的。
 
    姜初然在电话中小心翼翼的问他昨晚有没有事,并且想请他出来吃饭,她的两个闺蜜也都在。
 
    陈凡淡淡拒绝了。
 
    小姑娘虽然昨晚让他下不来台,但他两世为人,这点小事又怎会放在眼中,只不过终究和她们没共同话题,凑在一起很无趣。
 
    姜初然悻悻的挂了电话。
 
    心中赌气道:‘你牛气什么?不就是能打嘛。本小姐主动请你吃饭,想赔礼道歉,你连机会都不给。好,以后你别后悔。’
 
    虽然是这样想,但回忆起昨晚陈凡一个打十几个的英雄模样,还是让她不由神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