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人家看你几眼就大致了解你修炼的功法是什么样子了

发布时间:2018-06-05 10:57 浏览:
车沿着燕归湖公路,一路开进了云雾山深处,停在了一个片青砖绿瓦的大院前。
 
    “这是大军区在江北地区的疗养院,只接待师级以上干部,老首长身体不好,基本上都住在疗养院里。”小齐停完了车,陪陈凡一路进去,介绍道。
 
    走在幽静的小道上,往来的都是老者和白衣护工,估计各个的身份曾经都不凡。现今都七老八十了,只能呆在疗养院里颐养天年。
 
    “这里环境确实不错,适合疗养。”陈凡赞叹一声,当时军区的人真会找位置啊。
 
    见到魏老时,他正在写毛笔字,子卿在一旁给他研墨。
 
    陈凡在旁看了下,魏老的毛笔字估计有几十年的功底了,比唐姨家挂着那个徐闻的虽然稍差一筹,但却多了股气吞万里如虎之气。
 
    “陈先生也懂书法?”魏老收了笔,笑着道。
 
    此时的魏傅穿着一身老人打太极的练功衫,较之前的唐装时多了几分洒脱之色。估计是伤病有望,再加上处于常居之地,略微放松。
 
    “我不懂这个。”
 
    他前世书法画画音乐一窍不通,哪怕后来重回地球化凡二十年,也主要了解的是未来世界的文化。
 
    “对了,你不是要给我爷爷治伤吗?怎么没带什么银针之类的?”魏子卿在旁边插嘴道,她不知道怎的,看陈凡一直不顺眼,忍不住就想给他找点小麻烦。
 
    她今天也换了身休闲装,白色修身打底短袖t恤配着超短牛仔裤,露出两条如玉柱般修长健美的大腿,关键胸部还高高耸翘,和以往风格截然不同,显露出女人妩媚的一面。
 
    “我的疗伤方法不需要什么针灸推拿。”陈凡摇摇头。
 
    “你看看这个。”陈凡将自己手书的‘魏氏心法’递给老人。
 
    所谓‘魏氏心法’,是陈凡根据魏傅修炼的内劲功法进行改良优化之后,创出的一门功法,他自己起了个名字,认为还算贴切。
 
    “这是?”魏傅疑惑着接过这个薄薄的小册子,他看第一眼脸色就微变,越看下去,惊讶越大,到了最后时已经是满脸不可思议之情。
 
    “怎么了?爷爷?”旁边子卿奇怪道。
 
    魏傅看完后,合上小册子,闭着眼睛想了许久,才终于徐徐的吐口气出来。
 
    他郑重的对陈凡一躬身道:“先生大恩大德,魏某没齿难忘啊。”
 
    “无妨,魏老你当年保家卫国,戎马一生才落得这身伤病,我既然遇见了,就不能坐视。”陈凡坦然受他一礼,正色道。
 
    “爷爷,你无缘无故,突然给他行这么大礼干什么?”
 
    英姿飒爽的马尾辫女子在一旁赶紧扶起魏傅。还不望瞪了陈凡一眼,责怪他不懂事,怎么能让老者给自己鞠躬。
 
    陈凡笑一笑。
 
    这小丫头真是翻脸无情,答应给她爷爷治病时还态度非常好,现在又回复到原来那种爱答不理的模样了。
 
    “陈先生你来解释给子卿听吧。”魏老鞠躬完后,心情大好,换了副模样笑眯眯的道。
 
    陈凡淡淡道:“你爷爷的伤病主要由两方面组成,一个是他当年强运内劲受伤后,一直没治,导致一拖再拖,肺部伤势已经无法挽回。”
 
    “二呢,则是他修炼的内劲功法有问题,会伤到肺,每次运转虽然伤害很微小,但积少成多就成病了。”
 
    “这么说,我的肺也有问题了。”魏子卿俏脸微变。
 
    “理论上来说,确实是这样。但你修为太浅,还没到这种程度。”陈凡耸耸肩道。
 
    听了他的话,魏子卿不由翻了翻白眼,感情自己还得多亏了修为太弱了?
 
    魏老点点头:“当时家里面传下这功法的时候,确实提到这个问题。但那时有一部内劲功法修炼已经是万幸,哪还管什么伤不伤肺。所以后来的子女我一个都没有教,如果不是子卿你强烈要求,我是准备把这部有缺陷的功法带进棺材的。”
 
    “那这个小册子是什么?”魏子卿疑惑道。
 
    “这小册子是我根据你们家传功法修改后的无缺版。”陈凡每问必答。
 
    “何止无缺啊,这比我们家的内劲功法高不知道多少个层次。陈先生在武道上的造诣可谓学究天人,让人仰望啊。”魏傅感慨道。
 
    他们魏家苦修这门功法几十上百年,还找不到头绪怎么弥补缺陷。人家几天时间就改了个无缺版,并且比你们家的好不知道多少倍,这样的能耐,简直可怖可惧。
 
    “可是我记得爷爷你并没有把家传功法给他啊?他怎么修改的?”魏子卿糊涂了。
 
    “所以说武道宗师为什么称作‘宗师’,厉害就在这里。”魏傅摇了摇头,一副心向往之的样子。“人家看你几眼就大致了解你修炼的功法是什么样子了。如果没这能耐,凭什么敢号称‘宗师’呢?所谓‘宗师’,就是开宗立派,自成一家。”
 
    陈凡淡淡摆手道:“我只是个修道之人,真不是什么宗师。”
 
    “先生这等能耐,不是宗师,胜似宗师啊。”魏傅哈哈大笑道。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听了魏老这番话,连一直对他有意见的魏子卿也不由高看了他一眼。
 
    陈凡心中微笑,冰山美人也会夸人啊。
 
    “对了,这是‘小培元丹’,一共十粒。”陈凡突然想到什么,掏出一个玻璃瓶递给魏子卿。“你定时让魏老服用,一边服食小培元丹,一边转修改良后的功法,差不多就能根治你爷爷的病情了。”
 
    他说完后还有点遗憾的道:
 
    “可惜那些药材太贵,我买不起。否则我能炼制成真正的培元丹。到时候你爷爷这肺伤都是小意思,一粒下去百病不生,甚至要死的人都能救回来,多活几年都是可以的。”
 
    “这么厉害?”魏子卿像宝贝一样的将玻璃瓶赶紧收好。还不忘反击道:“你吹牛的吧,什么百病不生、起死回生、延年益寿,这不都是神话传说里瞎编的吗?”
 
    “爱信不信呗。”陈凡无所谓的道。把魏子卿气的嘴都歪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