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后来八十年代还参加过对安南反击战

发布时间:2018-06-05 10:56 浏览:
  只有红姐猛的打一个冷颤,心中无比惊俱。
 
    她刚才还在想周天豪有靠山,没想到来的人竟然就是周天豪背后的靠山。
 
    “这下麻烦了。来人不是三爷,是比三爷更大的魏老,这小子竟然是魏老的人?”
 
    陈凡皱了皱眉,看着这个之前还气焰嚣张的大佬现在却诚惶诚恐的道歉,明白自己低估了唐装老者的身份,只怕他比自己想的地位还要高。
 
    “陈先生,您看这事,要怎么解决呢?”小齐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之所以一上来就怒斥周天豪,其实也存了分维护之心。毕竟如果真想动周天豪,他完全可以不动声色,等离开后再调动背景,把他打的万劫不复。但毕竟是半个自家人,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判周天豪死罪吧。
 
    陈凡显然也看出了他的意图,想了想道:“既然你认识,这件事就算了。”
 
    对他而言,周天豪并没有得罪他多少,反倒是手下被他打残了十几个。
 
    他转头看向面露喜色的周天豪道:“豪哥是吧,今晚这事就是个误会,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你再去骚扰那三个小女孩。当然,你要是心有不甘,可以冲我来,我随时奉陪。”
 
    “不敢,不敢。”周天豪满头大汗,连声道歉。
 
    等陈凡和小齐离开之后,他才终于长吁一口气,直起腰来。
 
    旁边沙发上面那个一直没敢说话的张老板这个时候才提起胆问道:“豪哥,您这是?”
 
    周天豪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张老板,让你看笑话了,哥们今天算栽倒了。”
 
    张老板皱了皱眉道:“那小子是什么来头,把您吓成这样?难道是市里面的?”
 
    周天豪不说话,环顾了下左右。
 
    红姐懂他的意思,赶紧让周围不相干的莺莺燕燕们都出去,让手下人把那些断手断脚的护卫们统统抬到医院去,并且吩咐他们所有人都不许对外露一点口风,谁敢说出去就打死谁。
 
    最后诺大的帝王厅内,只剩下了豪哥、张老板、红姐和那个白衣旗袍女。
 
    周天豪坐在沙发上面,喝着红姐倒的酒,才缓缓开口道:“这小子来头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后面那个人来头是真的大,是我靠山的靠山。”
 
    “哦,不知道是哪家的?方不方便说?”张老板小心翼翼的问道。
 
    周天豪沉吟片刻,吐出两个字:“魏家。”
 
    “魏家?”张老板嘴中咂咕着,似乎想到什么,脸色顿时变了:
 
    “江北魏家?”
 
    “不错。”周天豪点点头,面带苦笑。“刚才来的那个齐哥,就是魏老身边的贴身警卫员,我都没见过几次。”
 
    张老板只觉背后一股凉气直冲大脑,连之前喝的酒都醒了。
 
    江北魏家啊,那可是在江南省赫赫有名的家族,尤其在大江以北这几个市,根基极深。他只是个晋西省采煤矿的小老板,哪惹得起这样横跨政军两界的大家族。
 
    之前陈凡闹事、甚至小齐出现,他虽然惊讶,但并不惊俱。毕竟他家业在晋西省,哪怕惹不起,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
 
    但听到江北魏家这个名号,他就坐不住了。尤其是魏老的名头,他在晋西时都听说过。
 
    以魏老的身份,哪怕人不在晋西,打个招呼,晋西省有的是人愿意买他的面子。收拾一个煤矿老板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这事真大条了。”他不由呐呐道。
 
    PS:感谢(&风、六藝、老衲法号丶口味重的打赏。感谢赖皮周周的推荐票。哭求推荐票啊。O(∩_∩)O
------------
 
第十四章 魏氏心法
 
却说陈凡已经在治伤的路上。
 
    小齐这次没有开路虎揽胜,而是开了辆老款的奥迪A6过来,论价格自然远不如上次的路虎。
 
    但看看它挂的金陵军区牌照,以及挡风玻璃上贴着的省军区和大军区通行证,就知道这辆车的分量比路虎要重得多。
 
    敢拦路虎的交警也不敢拦这辆车。
 
    小齐一边开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看了眼陈凡,突然开口道:
 
    “陈先生应该已经猜到了首长的身份了吧。”
 
    陈凡点点头。
 
    他终于想到唐装老者的来历了。
 
    魏傅!
 
    难怪名字这么熟悉,这是楚州近代走出去的最知名人物。
 
    楚州地处江南省北部,论经济在省内只能排中游,无论经济还是名声,一直以来都属于默默无闻型的,魏傅算是楚州近百年最出名的人了。
 
    据说他年轻的时候参加军队,开国授衔的时候是最年轻的将军之一,后来八十年代还参加过对安南反击战,有‘虎将’之称。
 
    来头这么大,难怪周天豪听了名头就吓成那样。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和魏家关系不浅啊?
 
    魏老是保家卫国的军人,怎么和周天豪这种半黑不白的人扯到一起去了。陈凡不由皱眉。
 
    小齐也看出陈凡的疑惑,连忙解释道:
 
    “首长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除去夭折的不说。大儿子最有出息,当时进的官场,现在调进省内,主管政法委。”
 
    “二儿子,也就是子卿的父亲,被首长送进军队,如今在金陵军区参谋部,做到大校,也算不赖。”
 
    “但三儿子就不成器了,不愿参政也不愿参军。开了个公司,在外面仗着老爷子和他大哥的名头招摇撞骗。江北这几个市,都卖老爷子和老大面子,让他混的人模狗样,这周天豪就是他的手下。”
 
    连小齐这样的外人都看不惯魏老的三儿子,可见他确实为人不怎么样。
 
    陈凡额首,表示理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