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冷光锋经常对别人用出这样阴沉的眼神可是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沦为

发布时间:2018-11-18 17:01 浏览:
  “你的车技是在哪里练的,怎么这么厉害。”冷魅然由衷地说道。
 
    苏锐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没话找话么?”
 
    说着,他猛地一个漂移,车子离开了满是滚滚车流的大路,竟是开进了街心公园!
 
    直升机是可以直线飞行的,但是汽车却不行,苏锐如果继续这样在道路上一直开下去的话,会被越甩越远的,到时候还怎么追的上他们!
 
    大切诺基彻底的发挥了底盘高、越野能力强的优势,竟是直接开上了台阶!
 
    那一级又一级的台阶,会让很多车子望而却步,但是却不可能对苏锐的这一辆造成任何的影响!
 
    此时的车子处于极为剧烈的颠簸之中,冷魅然发出了一声轻叫,紧紧的拉住了扶手!
 
    不过饶是如此,她的头也和顶棚撞了好几下!
 
    苏锐之前特地向远威帮要一辆高底盘的越野车,正是出于这种考虑!
 
    如果苏锐现在开的是冷魅然先前选择的那辆瑞纳的话,恐怕连第一级台阶都别想上的去!
 
    苏锐抬头看了看直升机的方向,然后车子再度提速!
 
    那些在街心公园漫步道上散步的人们,此时惊恐的发现,竟有一辆越野车已经从这漫步道的尽头突兀出现,腾空而起!
 
    苏锐狂按喇叭,那些散步的人们纷纷尖叫着避让!
 
    大切诺基没有任何减速,轰鸣而过,把周围的人弄的狼狈不堪,那些因此而瘫坐在地的行人们根本理解不了——那辆车子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这难道是在拍电影吗?
 
    如果别人这样当面问苏锐的话,后者一定会说——其实我的每一天看起来都像是拍电影。
 
    然而,苏锐现在并没有说出这种装逼话的心情。
 
    “抱歉了。”
 
    苏锐看着前方的绿化带,说了一句。
 
    随后,大切诺基便冲上了草坪,撞断了铁制围栏,硬生生的出现在了另外一道马路上!
 
    冷魅然的头发都已经被颠簸的完全散乱,当她注意到眼前的情景时,不禁有点意外:“我们居然来到了这里!”
 
    苏锐刚刚如果不横穿街心公园的话,那么至少还要多走好几公里的路程!而且那还是最堵的路段!
 
    苏锐眯了眯眼睛:“我说过,不要说‘我们’。”
 
    他盯着已经快要看不见的直升机,继续猛踩油门!
 
    冷魅然根本不把苏锐的这句话给放在心上,她现在已经有些习惯于苏锐的开车节奏了,甚至他都没有头晕呕吐的症状出现!
 
    大切诺基几乎真的是按照直线在开,那些看似没有路的地方,苏锐总是能够找到一条通行的口子。
 
    冷魅然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当然,这一路闯过来,已经有不少人打电话向交警举报这辆车了,这么嚣张的开法,完全是在扰乱社会秩序!
 
    可是现在的苏锐已经完全管不了这些了,他不可能让直升机离开的太远的!
 
    此时,坐在直升机上的龙少,正眯着眼睛看着前方。
 
    他完全没有想到,后面还有一辆车在如此疯狂的追击着。
 
    “这个苏锐真的是很厉害。”冷光锋坐在这架直升机的后排,道。
 
    “呵呵,说的不错。”龙少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
 
    不过,站在他的立场,究竟是不是喜欢听冷光锋这样讲,就未可知了。
 
    “龙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苏锐会不会找到您的所在?”冷光锋说道。
 
    “他怎么找?开着飞机来追我吗?”龙少嘲讽的笑了笑:“那他也得先找一架飞机才行。”
 
    冷光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龙少,那个苏锐的势头实在是太盛了,要不您把这里交给我,您回首都先避一避……”
 
    冷光锋这句话还未说完,就见到龙少的表情已经骤然冷了下来!
 
    他满面寒霜,阴沉的可怕!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冷光锋的心里“突突”的剧烈跳动几下,他知道,这是自己说错话了。
 
    在过去,冷光锋经常对别人用出这样阴沉的眼神可是现在地位却反过来了他已经彻彻底底的沦为了龙少的附庸了。
 
    “你让我避一避?他有什么资格让我避一避?”龙少那看起来挺清秀的面庞,忽然让冷光锋感受到了一股狰狞的意味!
 
    事实上,这龙少一点都不云淡风轻,他虽然看起来对之前的战局漠不关心,但是实际上还是非常在乎的,在他看来——一堆精英手下都没能挡住苏锐,这简直就是他的耻辱。
 
    这种乘坐直升机的撤退方式,是严重损伤他尊严的事情!
 
    “龙少,是我用词不当,是我用词不当,请您原谅。”冷光锋不断的道歉。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个龙少如此可怕,明明对方还很年轻,明明他的长相还很清秀,但是冷光锋就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年轻男人给她带来了一种有如实质的强大压力!
 
    “我短期内不会回首都,我还就要好好的看看他,究竟能够在我的围攻之下撑到什么时候!”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龙少的表情之中带着狠辣的光芒!
 
    冷光锋不知道这龙少和苏锐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但很明显的是,苏锐在北方待几天,那么这个龙少肯定也要在北方待几天,这两人几乎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龙少,请您放心,苏锐一定会死在您的手上。”冷光锋只有这样出言安慰。
 
    他本以为自己抱到了一条大粗腿,可是没想到,苏锐的这条大腿也着实不细!
 
    “呵呵,借你吉言。”龙少此时的表现远没有一开始的时候淡定,至少脸上的那些阴云可不是作假的。
 
    就在这个时候,直升机的驾驶员转过身来,对着龙少说道:“龙少,据暗哨回报,说苏锐在开车追直升机!”
 
    “追直升机?”听了这话,龙少本能的扭头往窗外看了一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