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他自然知道老爷子的专车虽然只是一辆奥迪A6

发布时间:2018-06-05 10:56 浏览:
 
陈凡皱了皱眉,从兜中取出电话。
 
    “小齐?”
 
    看到这个名字,他突然才想起来今天晚上自己和唐装老者约好去给他治伤的。但被杨超等人和周天豪这事打岔后,他差点忘记了。
 
    陈凡想了想,还是接通电话,毕竟杀人也不在一时。
 
    “喂,是陈先生吗?我是小齐,我已经到了湖畔小区门口。”
 
    耳边传来一阵恭敬的声音。
 
    小齐自从见过他那手飞花摘叶后,就对他无比敬重。他是军人,最尊重强者和力量。
 
    “厄,我没在湖畔小区。”陈凡有点不好意思,答应别人的事情,自己竟然给耽误了。
 
    “哦,那您在哪里?有什么事情吗?”小齐问的有些吞吞吐吐,显然怕问太过惹他不高兴。
 
    “我在新城区这边呢,遇到一点小麻烦。”陈凡看了眼坐在那一派镇定,饶有兴趣看着他打电话,没有丝毫阻止意思的周天豪,答道。
 
    “您遇到麻烦了?能和我说一下吗?”小齐热切的问道。
 
    他顿了顿,显然怕陈凡误会自己,连忙解释道:“我是怕耽误了老爷子的治病时间。不瞒您说,我虽然只是给老爷子当警卫员,但在楚州,一些小事还是能解决掉的。”
 
    “没事,就是在这边皇家娱乐ktv唱歌时候,朋友和一个叫豪哥的人起了冲突。”陈凡对小齐出面解决麻烦并不抱信心。毕竟唐装老者虽然看上去来头不小,但小齐只是个侍卫,有多大面子?但他还是耐心解释了一下。
 
    他刚说完,耳边就传来了小齐的惊讶声:“豪哥?周天豪吗?”
 
    “对啊?你认识他?”这次轮到陈凡惊讶了。
 
    “皇家娱乐KTV吗?我十分钟就到。”小齐急促的道:“您告诉周天豪,让他等着,我马上来。”
 
    陈凡挂了电话,一脸古怪。
 
    听小齐这意思,似乎认识周天豪?而且关系还不同寻常?
 
    那现在要不到动手杀人呢?还是等小齐过来?
 
    周天豪在旁边看他打电话,也不阻拦。见他挂了手机,才翘着二郎腿得意道:
 
    “怎么,打电话找帮手了?”
 
    “你继续打啊,我不拦你。把你能找到的所有关系都找来,看看楚州谁敢为你出头。”
 
    旁边的红姐这时也缓过来,换了张笑脸恭维道:“哎呀,楚州谁不知道您豪哥人脉最硬了,谁会为这种事给这小子出头啊。”
 
    她跟着周天豪最久,自然知道周天豪背后的靠山有多硬,那可是在楚州乃至江北都是大人物。
 
    白色旗袍女在旁边默默的看着这两人,眼中闪过一丝怨恨。
 
    与红姐不同,她算是半强迫被周天豪弄到手的,没有退路下被迫跟着他,所以看到陈凡暴打他的手下,她心中是很快意的。
 
    她想到这,又担忧的看了眼陈凡。周天豪的恐怖她最清楚,眼前这个少年虽然很能打,但她并不看好他能够和周天豪抗衡。
 
    “唔,我朋友说他十分钟就到,在此之前,让你等着。”陈凡想了想,决定还是原话复述。
 
    小齐要是能解决这事,也是好事。毕竟他刚重生回来,还没享受现代生活。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动手杀人,终究杀了人,事情就闹大了。
 
    “让我等着?”周天豪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夸张的点头道:“行,我等着。十分钟,我只等十分钟。”
 
    “我倒要看看,楚州到底谁不怕死,敢架这个梁子。”
 
    大厅之中,一时陷入沉默,只剩下地上那群断手断脚的黑衣大汉在痛苦呻吟。
 
    接来下就是等待。陈凡知道,周天豪这时的沉默,只是为接下来的爆发。
 
    十分钟还不到,大厅门口突然传来嘈杂声。
 
    众人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剃着平头,穿着迷彩衬衫和迷彩军裤的精悍男子推门而入。
 
    他扫了一眼满地的伤者,脸色丝毫未变,只是急忙走到陈凡面前,无比恭敬的道:
 
    “陈先生,您没事吧,他们没伤到您吧?”
 
    “他们怎么可能伤到我。”陈凡笑着摇了摇头。
 
    “也是,以您的实力,再来十倍的人也不是您对手,是我想岔了。”精悍男子也跟着笑了笑,突然转头怒喝道:“周天豪!谁给你的胆子敢对陈先生下手的!”
 
    周天豪在这精悍男子进来时就脸色陡变,此时见他怒喝,不由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满头大汗道:“齐哥,您怎么来了?”
 
    这精悍男子正是魏老身边的护卫‘小齐’。
 
    只见小齐冷笑道:“我要不来,真不知道你差点把老爷子的朋友给打了。”
 
    “您说他是,老爷子的朋友?”周天豪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凡。
 
    在他的印象中,老爷子都八九十岁的人了。他的朋友,哪个不是身份惊人,年近古稀的?这小子才十六七岁,怎么可能是老爷子的朋友。
 
    “老爷子亲自派我开着他的专车来请陈先生去赴宴的,车还停在楼下呢。”小齐阴测测的道:“怎么,你以为我在骗你不成。”
 
    “没有,没有。”周天豪一时冷汗大冒,他自然知道老爷子的专车虽然只是一辆奥迪A6,但那是国家配的,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几乎不会出动。而小齐作为老爷子的贴身警卫员,开着专车来请人,这待遇,便是老爷子的几个儿子都享受不到。
 
    他想到这,终于明白事情大条了,非常惶恐的对陈凡道:
 
    “我不知道小兄弟原来是老爷子的客人,是我糊涂了,还请小兄弟别在意。”
 
    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个在楚州呼风唤雨的大枭竟然向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躬身道歉,不由感觉一阵荒唐。
 
    难道这小孩背后有什么通天来历不成?否则豪哥怎么会吓成这样?
 
    但哪怕是市长家的小孩,豪哥也不至于如此卑躬屈膝。莫非他的来头更大?是省里甚至军队的?
 
    看到小齐那身迷彩服,所有人闭口不言,牵扯到军队事情就麻烦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