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被陈凡拦住的虎纹大汉阿彪一边按着手指关节噼里啪啦作响

发布时间:2018-06-05 10:55 浏览:
 
    “再不滚所有人都别想走!”
 
    他这一砸酒杯,把那群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惊的一跳,大家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架势?
 
    其中一个妆容精致的白富美拉了拉男朋友的胳膊,小声说:“要不,咱们先走吧。”
 
    显然许多人开始动摇了。
 
    大家平时喝酒唱歌无所谓,但为了所谓朋友和美女去硬扛楚州大佬周天豪,就有点太高估他们的友情了。这个圈子看似称兄道弟,其实还不如普通小孩讲义气呢。
 
    况且张雨萌等人都是有家庭背景的,周天豪也不敢真怎么她们,最多为难一下。
 
    “小妹妹,陪豪哥喝杯酒而已,我们这么多人在这,豪哥还能吃了你们不成。”红姐优雅的倒了杯波尔多1961年的拉图红酒,这酒一箱曾经在港岛拍卖出13万英镑的价格。
 
    她对阿彪微微一示意,阿彪点点头表示明白,上前去准备拉三女过来。
 
    张雨萌此时脸色都白了,终于知道害怕,死命的往她男朋友背后躲。
 
    杨超在一旁陪着笑脸,拼命道歉,却不敢阻拦。
 
    周天豪有多可怕,他经常听他爸提起过。他爸虽然也开了家大酒店,在楚州还算小有面子。但周天豪背后靠山更硬,便是市里面的领导,真惹急了,说不卖脸就不卖脸。他爸在这里还能周旋一下,他只是小孩,人微言轻,怎么挡得住周天豪。
 
    姜初然在旁边冷着脸,知道今天这事不能善了。
 
    不过她并不畏惧。
 
    姜海山在楚州也算有头有脸,又是政府的人,周天豪不会拿她怎么样,但受点羞辱看来是免不了。
 
    她正准备开口主动留下,让张雨萌等人先走时。
 
    突然,一只手拦在了阿彪的前面。
 
    大家惊讶看去。
 
    就见陈凡站在姜初然和许蓉妃身前,一手插袋,一手拦人,还转头对周天豪说:
 
    “豪哥是吧,她们两是我的朋友,给我个面子,放她们走吧。”
 
    “你干嘛,疯了?”姜初然在背后戳了戳他,低声怒斥道。
 
    本来很简单事情,喝杯酒道个歉就能解决的,陈凡这一手插进来,说不定就麻烦了。
 
    “哦?你是什么东西?要我给你面子?”周天豪阴恻恻的道。
 
    他心中怒火升腾,先是一群小子在他场子里打了他的客人,现在又有个小屁孩跳出来说给他面子?看来我周天豪说话不顶用了?阿猫阿狗都欺负上来?
 
    “我是什么人?”陈凡歪了歪头,思考一会答道: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他这回答一出,满场哗然,所有人都用一种仿佛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我去你妹哦,你自己找死别拖累我们下水啊,大哥。”
 
    杨超欲哭无泪,早知道这家伙这么二,就不带他来ktv了。
 
    他是真的被吓到了,如果之前还只是一点小矛盾。那陈凡现在这句话,就是当面打周天豪的脸,这位楚州大枭能忍得了?
 
    旁边的丁俊飞更是双腿不由自主一阵颤抖,不敢想象接下来周天豪发飙起来会何等恐怖。
 
    “哈哈哈哈!”周天豪怒极反笑。“我惹不起?这楚州还有周天豪惹不起的人?”
 
    “小子,就冲你今天这句话,我让你走不出皇家娱乐的大门。”他一边笑,一边指着陈凡,一字一句的道。
 
    “完了。”
 
    姜初然猛的一闭眼,知道接下来事态已经失控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这么喜欢逞能。没看到连杨超那样的也不敢正面得罪周天豪嘛。他跳出来做什么?嫌死的还不够快?”
 
    许蓉妃在旁边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拽着姜初然衣服急道:“然然,怎么办,你快救救他吧。”
 
    “我怎么救他,我爸只是市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周天豪可能看在我爸面子上不会太为难我们。但陈凡一点背景都没有,又正面顶撞他,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了。”姜初然恨铁不成钢的道。“现在谁来都没用了。”
 
    果然周天豪一声怒喝:“阿彪,给我弄死他。”
 
    被陈凡拦住的虎纹大汉阿彪一边按着手指关节噼里啪啦作响,一边看着陈凡不怀好意道: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他穿着黑色背心,浑身都是鼓起的肌肉,胳膊有别人大腿粗,脸上横着一道刀疤,让人望而生畏。周围的小家伙看到他脸色都白了。
 
    也确实如此,阿彪是周天豪手下的头号大将。是周天豪从军队监狱中捞出来的,脾气爆裂,曾经在军中打伤过教官被判刑。这十年来为周天豪打下这个江山立下汗马功劳。曾经一个人追着十七八个人砍。
 
    他猛的一拳砸过去,比陈凡大腿还粗的胳膊握成拳头,带着呼啸的劲风打向陈凡的肚子。这一拳要打实了,少说得断几根肋骨。
 
    陈凡背后的见了这一拳威势都脸色大变,纷纷让开,怕被波及到。
 
    许蓉妃娇呼一声:“快躲开啊。”
 
    陈凡这时竟然还若无其事的回头给了她一个笑脸:“没事,他对我小菜一碟。”
 
    他单手一托,就架住了阿彪的铁拳。
 
    阿彪顿时脸色变了,他一拳能把木板门都打穿,竟然被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给单手挡住了?
 
    他收回拳头,感觉到自己好像一拳砸在铁板上面,手被震的生疼,不由暗暗心惊。
相关阅读